Featured

First blog post

This is the post excerpt.

This is your very first post. Click the Edit link to modify or delete it, or start a new post. If you like, use this post to tell readers why you started this blog and what you plan to do with it.

post

人生第一次的柬埔寨常駐: 第一章 午餐時分

 

之前有聽說,如果接受台商的外派,到外地工作,都是直接從管理階層做起。也就是說,一赴任的時候,就要馬上學會帶領團隊,並開始打仗。以我的狀況,也是相同的脈絡。

經理把我分配到Chinese Team,擔任Chinese Team的組長。Chinese Team有三位助理。顧名思義,這個組的客人大多都說中文,分部在台灣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等。平常要連絡或是討論事項,甚至email往來,都以中文進行。

另外,助理雖然都是柬埔寨人,不過中文都非常好。主要原因是他們的祖先都是中國移民,也就是所謂的柬埔寨華人,因此溝通方面也讓我省心很多,就算完全不會柬語,與助理們溝通也不會有問題。

最神奇的是,助理們從外型來看,跟台灣人沒有甚麼區別。上班上到恍神的時候,看看四周的環境,聽助理們用流利的中文聊天、開玩笑時,會一直懷疑自己倒底是在台灣,還是在柬埔寨。

「先生你好,我是Stella,今後您就是我們的上司了,很高興認識您。」留著一頭長髮的Stella,率先過來跟我打招呼。在柬埔寨,留長髮被視為美的一種,因此辦公室的女性們都有著一頭烏溜溜的長髮。另外,Stella是Chinese Team裡面年資最深的,所以助理們認為由她起頭來打招呼最為合適。

「妳…妳好…」我害羞的回答,但是瞬間發覺自己今後就是這個組的組長了,因此輕咳了幾次,想要掩飾一下剛剛羞澀的問候。

「先生你好,我是Hong,叫我鳳鳳就行了。」另外一位助理Hong也上前來,好奇的打量著我。Hong也留著一頭長髮,有著開朗的笑容。

「先生你好,我是Mey!今後您就是我們的上司了,不要欺負我們喔。」最後一位助理Mey也跟上大家的腳步,自我介紹了一下。Mey是一個調皮的女孩,笑容中總是帶有一股淘氣的味道,感覺起來應該是辦公室裡面的歡樂泉源。

自我介紹完畢,大家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繼續與客人和工廠戰鬥了。看著她們一下跟著工廠催出貨,一下跟著客人解釋狀況,行雲流水,完全不用別人在旁邊指導。這讓身為空降部隊的我來說,完全不知道該做甚麼才好,瞬間有種變成冗員的感覺,那種今天公司萬一發生業績低潮,第一個被砍的就是我的驚恐。因此也只好拚命的把經理給的產品目錄一遍又一遍地翻閱,並說服自己還然沒有戰力,但總會在某處發光發亮的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時間,助理們邀我一起在辦公室吃飯。她說她們叫了飯盒過來,也幫我叫了一個豬肉炒飯,說這個豬肉炒飯對於外國人來說,應該比較容易接受。其實,工作歸工作,休息的時候跟著她們,試試柬埔寨的中餐,也是一種經驗和享受。而且也沒有看過柬埔寨所謂的飯盒,說不定會意外的好吃。

飯盒到了,定神一看,再定神一看,這個就是飯盒嗎?

除了我的豬肉炒飯,就真的是豬肉和炒飯的合體,比較名符其實以外,老實說其他人點的飯盒,一時之間我也叫不出名字。

酸湯
豬肉炒飯

「Louis,你對我們的飯盒這麼有興趣啊?看你看到入神了。」Stella看著我好奇的舉動,笑著說著。

「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飯盒,妳點的中餐是甚麼?」我對著Stella的中餐提問著。她的飯盒看起來,是一包湯和白飯,湯裡是些許的青菜和雞肉,配上一包味道聞起來非常奇怪的醬料,如此而已。

「我的嗎?我的是柬式酸湯。很好吃喔,要不要試看看?」Stella指著自己的飯盒,咯咯的笑著。

柬式酸湯,柬埔寨料理的一種。酸湯的主料有很多,牛肉、豬肉、雞肉、魚肉都可以。烹煮的時候會放進各種素菜混著煮,比較常見的有空心菜、蓮莖、冬瓜、酸菜、檸檬葉等。

 

酸湯
柬式酸湯

 

「那…那一包醬料是甚麼呢?」我指著那包帶有非常神奇味道的醬料說著,那個淡黃色液體狀的醬包,裡面浸著幾段辣椒,散發著一股魚腥味。

「這個嗎?這個是魚露,Fish Sauce (魚露)。你的炒飯也有附,可以加進去試看看。」Stella緩緩的回答到。「因為柬埔寨人喜歡吃酸喝辣,所以吃飯的時候,檸檬汁,魚露,醋和辣椒都會用上喔。」Hong在旁邊補充到。

聽到這樣,不加一下也不行了,因此鼓起勇氣,打開附在袋子裡的醬包。瞬間,那股神奇的味道立馬衝出來,直灌到我的鼻腔,侵占了我所有的知覺。很希望小當家這個時候能帶著特級儲師的徽章出現,拍拍我的肩膀,告訴我:「穩穩的,不要怕,加進去。」

「媽呀!真的要加進去嗎?」瞬間回過神來,畢竟小當家只是虛幻的人物,但是這包醬包可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啊。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,突然發現所有人都看著我加魚露進飯盒的動作。都到這步田地了,也只能逞英雄了。因此呼溜一下,全部倒進去了。

試了一下,咦?!飯味道好像變了,原本的臭味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辛辣,混合著魚露本身的鹹味,讓這盒炒飯的味道帶上了另一個層次。

「妳還蠻喜歡的嘛。」Mey 在旁邊調皮的說著。

老實說,試過之後還蠻喜歡的。之後午餐點飯盒的時候,我都只有點豬肉炒飯。大家也都說我只吃豬肉炒飯,都不吃別的了。

「Louis ,今天中午你想要吃甚麼?」Stella問著。

「不用問啦。幫他點豬肉炒飯吧。」Mey搶在我前面,幫我回答。

「咯咯。」

科科。

 

人生第一次的柬埔寨常駐: 序章

 

在2012年9月中旬的涼爽夜晚,照慣例在電腦前當鄉民,跟著大家為著某個議題鼓噪的時候,突然間收到了一封郵件通知。信的內容只有短短一句,不如說過於簡短,不過對我來說,現在歡樂的待業生活型態即將徹底改變。

「Hi Louis,請於9月18日赴柬埔寨金邊市的辦公室報到。請回覆是否接受。」

等等!讓我想一下。我記得沒有錯的話,是在8月底看到104有在徵人,公司是某傳產日企,工作地點在柬埔寨金邊市,職缺為傳產業務。投了履歷之後也順利拿到面試通知,也去台北參加了面試,然後就沒有然後了,因為這樣,我也就慢慢忘記這件事。在涼爽的9月夜晚,享受著這等時光的同時,可說對有去面試這件事情完全失憶。

「我要去柬埔寨上班了?!」當天晚上,這樣的想法在我的腦海中不斷閃爍。

一個剛從大學畢業,沒有甚麼打工經驗,學生時代頂多當過家教老師,在社團時當個社長,除此之外,可以說沒有其它正式工作的相關經驗。而現在,我將於一個禮拜後,到柬埔寨赴任,開始人生的第一次海外上班生活。

胡思亂想之間,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。

隔天早上,我打開電腦,一字一句地輸入,堅定的按下了傳送鍵。脫離正軌的自由,一直是我所追求的目標。到柬埔寨的這個選擇,很明顯的將遠超過我目前全部的認知。不過如果一生就這樣平穩過去,想必在未來的某一天,我一定會為這個錯過的機會感到後悔。

「了解,我將於9月18日,赴柬埔寨金邊市的辦公室報到。」

異國生活的序章,將從這個決定的時點,啟動。

====

「各位旅客您好,我們即將在柬埔寨金邊機場降落,請繫好您的安全帶…」機長用機長專有的口音,慢條斯理的廣播著。透過窗外,看著陌生的風景,心中還是百感交集。

順利辦完簽證,通過海關後,迎面而來的是來接送的司機Sikon。並不是我一開始就認識他,而是他拿著寫著我名字的大字報,在出境區晃來晃去,要不注意也難。

Sikon是柬埔寨人,也是我們公司的司機。簡單的寒暄之後,我們上了車,就往辦公室的路上開去。一路上Sikon也很熱情的跟我說明柬埔寨的一些資訊,讓我在網路瘋狂點閱柬埔寨懶人資訊包的同時,還有當地人的資訊來驗證正確性。

看著車外快速退後的陌生風景,我非常的難以適應。幾個小時前我還在台灣吃著鹹酥雞配大杯珍奶,現在則在這個熱帶國家的省道上快速的奔馳著,車後飛揚起的黃土,再再提醒我身再異鄉的這件事。兩邊的機車也用著同樣的速度前進,有三貼、四貼、甚至還有一大人四小孩的五貼出現,我捏了捏自己的臉頰,確定一下我不是在夢境中。

大概一個小時後,我們終於到了辦公室大樓。下車後走進辦公區,迎面走來的人群,盡是裝扮體面的白領們,我下意識整理一下服裝儀容,跟著Sikon來到了辦公室。推開厚重的玻璃門,迎面而來的風景,其實跟電視劇裡面演得差不多,整齊的桌椅,明亮的辦公空間。只是這次,不像電視中的白富帥公子哥,而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鄉下野小孩。

「Louis,你的位置在這邊。」突然間,一位活生生像是從日本偶像劇中走出來的人走了過來,用著流利的中文,要我在空著的辦公桌邊坐下。仔細一看,這位不就是當時面試我的面試官之一嗎?當時他說他是辦公室經理,看來所言不假。而且這位日籍經理非常的帥氣,讓我想起了之前非常流行的「人帥,真好」語錄。

「人帥,真好。」我喃喃自語著。

簡單的跟辦公室的職員們打過招呼之後,就在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。看著這個辦公桌,對於剛剛所發生的事情還是處於恍神的狀態。我將在個座位,這個辦公室,這個稱為金邊的城市,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,開始我的菜鳥業務生活。

人生第一次上班,從打卡打錯面,開始了第一輪。

 

 

「貸款利息降低,還款更容易?」 柬埔寨政府將對MFI微型貸款銀行設定18%貸款上限

最近柬埔寨的銀行業新聞不斷,從鄉村謠言的「借錢不用還」,到政府要求銀行更換商標以避免民眾分不清私營銀行和政府機構,到今天的18%貸款上限。政策相關政策不斷出台,但這個18%上限,後座力可不小。

這邊的18%不是台灣的18%存款,而是針對柬埔寨線行54間持牌和7間可吸收存款的微型貸款銀行,預計將於2017年4月1日設定貸款上限18%的政策。這些微型貸款銀行的主力客戶多為小農、自營商販和ㄧ般消費民眾。

根據柬埔寨政府說明,由於目前貸款利率過高,多在20%到30%之間,許多偏遠地區的民眾被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來,無力還款,債上加債,因此政府決定限制微型貸款銀行的利率上限,以確保民眾可以順利償還款項。特別是去年因為乾旱受害的農民,可說完全無力償還貸款,政府為了減輕農民的負擔,進而決定推行這項政策

這個政策乍看之下似乎很有理,「貸款利率低,還款就容易了嘛!」過去動不動高達20%、30%的微型貸款借款利率,現在變成18%,那民眾就可以順利完成還款,擺脫債滾債的處境。

但實際上,這個政策可能會導致微型貸款銀行緊縮貸款政策,不願意發出借款。營運不佳且規模較小的微型貸款銀行還有可能面臨倒閉的風險,屆時民眾借款可能更為困難,而被逼著要與民間高利貸借錢度日,反而陷入難以脫身的泥沼。

怎麼會這樣呢 ?

根據資料,目前柬埔寨的微型貸款金額,個人平均在$1,500左右,針對這樣的金額,利率需要有20%以上,才能打平行政成本和借貸風險。如果政府設定成18%上限,短期來說似乎可以讓借款人減清還款壓力,但長期來說會影響到銀行的獲利能力。而且在近幾年,柬埔寨的微型借款利率其實已經慢慢下降了。以商業銀行為例,目前從11%降到8%,微型貸款則從26% – 30% 降到了25%上下,這個完全是由市場的供給和競爭決定,並非政府的干預。

然而,政府沒有注意到的是,銀行是根據借款人的個人信用和還款能力,來決定利率的高低,並可分成高風險和低風險兩類。針對高風險族群 (沒有固定收入的人,借錢度日,日後不一定能還債) 收取較高的利息,低風險族群 (有固定收入,例如老師和上班族等等,能準時還債) 則收取較低的利息。但如果利息跟政府說的一樣一刀齊頭,全部都18%,那銀行可能就不想借錢給高風險的人了。

正是因為高風險,所以收高利息,才能打平因為款項無法回收所產生的損失。如果因為強制設定的利息上限,導致錢借出去,但是打不平行政成本和潛在風險損失,那銀行可能會緊縮對高風險族群的借貸金額和條件,變得不願意借錢給他們,那最後高風險族群只能轉到私人信貸甚至是高利貸機構去借錢了。柬埔寨全數借款人中的37%是借錢買糧,另有50%是借錢看病,如果以上狀況真的發生,只會讓他們的的生活狀況越來越糟,想幫人反而害到人。

另外一個問題,就是影響投資者的信心。由於微型貸款銀行獲利能力降低,原本令人驚羨的8%到10%的定存利息,可能就要跟著降低,才能保住獲利。這會影響微型貸款銀行的存款吸收能力,讓定存族把資金從銀行取出,轉到能提供更高報酬率的投資標的,導致銀行沒有足夠的金流進行貸出和達到中央銀行的保證金要求,進一步加劇銀行緊縮貸款的狀況。

不過老實說,並不是銀行反對這個18%政策,而是反對政府操之過急。對於已開發國家像是美國、歐洲等等,貸款利率都不高,普遍在2%到5%之間,也是順利營運沒煩惱。柬埔寨政府會有這樣的決定,也是由於柬埔寨的經濟正在起飛中,貸款利率也需要隨之調整。根據銀行業者說明,如果政府可以慢慢逐步調整,而非一步到位,可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金融風險,同時呼籲政府應同時降低稅務負擔、降低銀行營運許可證維護費用,並且適度調降央行保證金額額度,讓銀行有時間可以調整營運方向,降低衝擊。

在柬埔寨發展的路上,類似的衝擊在所難免,如果能順利克服並跨越,相信柬埔寨將會是眾所矚目的新興國家之一。

1.Microfinance to dry up?

2.MFI loan interest capped

3.Experts warn against interest rate cap

 

 

 

柬埔寨金邊生活大不易: 物價指數節節升高

許多人對於台北物價頗有微詞,感覺呼吸都要花錢,不過換到整個亞洲區城市來看的話,又是如何呢?

根據ECA International在2016年針對亞洲區各大城市的調查顯示,台北的排名在第26名,比去年進步了2名。而筆者所在的柬埔寨金邊,也在前50名內,榮獲第41名的寶座。

當然,排名是比較出來的,單單看單個城市的排名,是不會有感覺的,我們要與其他亞洲城市合併,並一起比較,才會了解金邊求生時那種貴鬆鬆的感覺,不是錯覺,而是真實的昂貴。以下條列一下其他我們熟悉城市的2016年排名。

泰國 曼谷 – 39名
印尼 雅加達 – 40名
柬埔寨 金邊 – 41名
寮國永珍 – 42名
菲律賓馬尼拉 – 43名
越南 河內/ 胡志明 – 44名/ 46名
馬來西亞 吉隆坡 – 49 名

也就是說,柬埔寨的生活費,比越南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寮國等主要城市都來的高。就連泰國旅遊城市清邁,生活花費都比柬埔寨金邊便宜。由此可稍微看出柬埔寨物價,真的不是開玩笑的高。不過這點與柬埔寨的民生用品多為進口有關,由於輕工業發展尚未成熟,四大產業中 (旅遊、建築、紡織、農業) 也沒有民生用品相關的領域,因此民眾的生活用品,多從越南或泰國進口,因此價格高昂。這個資料也可以當作一個參考,在旅遊或接受外派時,心理有個底,免得盤纏帶不夠,被菜單的消費金額嚇到不醒人事。

這邊補充一下ECA的調查方法。ECA的資料是以各城市的食物、基本開銷、食、衣、行等等來判斷,包含三餐採買、魚肉類、生活用品、娛樂、衣服、電器、大眾交通、酒類、香菸等,不過住的部分包含房租金、水電費、瓦斯、有車階級的税費、學費等等,則沒有計入。

eca
Credit: ECA

Reference:

1. Hong Kong overtakes China’s Tier 1 cities in Cost of Living rankings

2. Phnom Penh steadily climbs up the ranks of most expensive APAC cities to live in

3. About ECA’s Cost of Living Survey

千萬別挖洞自己跳: 柬埔寨微型貸款機構所面臨的危機

aaeaaqaaaaaaaai2aaaajge0ytg0ogi5ltq4zditngu1zi04mgq2lty5nwu3zda2yzfmnw
Credit: LinkedIn

這邊用一下破題法: 柬埔寨微型貸款機構的不良債權比率,在2016年年中開始逐漸升高。導火線是去年3、4月的乾旱問題造成農產欠收所致,加上農民重複借款和從多機構借款的壞習慣,使得許多借款人背上根本無法償還的貸款金額。

今年總體的不良債權 (NPL) 從0.6% 上升到1.3%,說明許多偏鄉農民,光是還之前借的款項就已經分身乏術了,根本無力處理新的負債金額。以Prasac 來說,這個柬埔寨借貸金額最大的微型貸款銀行,也有相同的問題。不良債權也從0.3% 上升到0.7%,突破了歷年來的新高。

1521514
Credit: Company Detail

除了Prasac 以外,前幾名的微型貸款銀行也都中標,落在0.5% – 1%之間,其中包含Sathapana、Amret、 Hattha Kaksekar 等等。

會造成今天這個問題,主因是微型銀行機構太過於追求業績成長,忽略了還款風險所造成的,也就是所謂的挖洞自己跳的經典案例。

柬埔寨微型貸款的借貸利率雖高,但整體還款率倒是都還不錯。但是有的民眾會重複借貸,或是用同樣的擔保品去跟不同機構借貸,這樣的債上加債方式,短期是拿到了錢,長期來講是風險重重的 。更糟糕的是,由於微型貸款機構需要業績,因此機構在審核貸款案件的時候,有時後會放水過關,讓民眾能拿到貸款,增加業績,至於能不能還款,就不是借款部門的工作內容了。

這樣的方式在盛世倒是看不出來問題,但有如名言所說,人在江湖飄,哪有不挨刀,在去年3、4月時柬埔寨有場旱災,導致農作欠收,讓農民無法順利償還貸款。結果就是,債上加債的歡樂模式,就這樣爆掉了。農民還不出錢,擔保品被銀行沒收,說不定最近的銀行更換商標一事,是農民們還不出貸款的眾多 (牽拖?) 理由之一。不論如何,近期柬埔寨的不良債權率上升,是不爭的事實,特別是首都和偏鄉的比率最為嚴重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雖然不良債權飆高,但還是在世銀調查的世界水準3.91%以下,加上銀行也開始收緊貸款條件,嚴格審核貸款人過去信用,多少可減緩不良債權的擴大速度。畢竟靠外資流入而富起來的柬埔寨,總不能在銀行這塊領域出了亂子,影響到投資人信心,那就不好了。至於那些已經借出去的款項,就當作潑出去的水吧,後續的借款條件應該只會越來越嚴苛吧,我想。

Reference:

1.MFI lending continues on course

2.More Cambodians struggling to repay MFI loans

3. 更多金融機構改商標

 

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 – 談柬埔寨民眾對銀行認知不足之問題

談標題之前,我們先來看一則新聞。

柬埔寨政府要求境內兩大銀行更改商標Logo,避免借款人誤以為此銀行為國營,沒有按期歸還貸款。根據柬埔寨政府所說,由於Acleda 的標示和政府的財經部相似,因此柬埔寨政府要求Acleda 限期修正其Logo,以正視聽。但是變換的費用,將全部由Acleda買單,總計費用在350萬美元上下。Acleda 發言人稱這只會短期影響銀行獲利率,長期來說是不會影響銀行營運的,請大眾不要擔心。

untitled無獨有偶,微型貸款銀行Prasac也收到要求。原因為Prasac的Logo上面有瑞爾字樣,柬埔寨政府同樣擔心民眾誤會Prasac 為國營銀行,因此也要求Prasac 限期修正商標。

untitled

這樣的變換所引起的損失不少,因為除了銀行Logo以外,所有的文件﹑存簿﹑申請表﹑ATM 卡等等都要更換。像Acleda 花費350萬美金,約占了3%的整年利潤,Prasac所需的費用預計為100萬美金。

不過應該會有人問,這兩間銀行的營運這麼久了,怎麼會突然被政府要求要更換Logo呢? 其實原因跟柬埔寨民眾對銀行認知不足有關。

在柬埔寨鄉村等地方,人民普遍沒有足夠的擔保品,能跟商業銀行進行擔保信用貸款,因此偏鄉民眾借款來源,不外乎高利貸或私人信貸,另外擔保要求較低的微型貸款銀行,也成了民眾的熱門選項之一。在2013總理大選時,有謠言傳出,民眾與國營銀行貸款的話,不須歸還借款。雖然當時政府馬上針對此遙言澄清,但在偏鄉地區的資訊來源有限,這個謠言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有民眾相信。加上貸款機構的業務人員品質參差不其,因此有的業務會利用「與國營銀行機構借款不用還」這個說法,來誘使借款人借入無法償還的金額。

之後幾年,柬埔寨政府陸續有收到民眾投訴,說自己明明是跟國營營行貸款,按理不用規還 (?),但是卻被銀行追償貸款,導致當做擔保品的土地﹑房屋﹑汽機車等等被銀行沒收,導致信用破產。這件事一直鬧到總理那邊,總理感覺事態不妙,會影響到政府的威信,因此經過審查後,要求先從跟政府國營部門商標最像的銀行機構Acleda 以及 Prasac 開始下手,要求更換商標;另一方面,也要求所有銀行機構要發簡訊通知民眾,說明私營與國營的差異,以及俗諺「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」的含義。

這個事件跟柬埔寨民眾普遍對銀行認知不足息息相關。在柬埔寨,只有22%的人民有銀行戶口,而且大多數有戶口的民眾住在首都金邊,也就是說偏鄉民眾的現金大多藏放在家裡,很少跟銀行有往來。這也讓惡質的銀行業務和貸款機構有機可趁,用不良手段,騙得土地和房屋等等不動產。

無論如何,政府已經開始行動,並教育民眾分辨,雖然說慢了點,但卻是個好的開始。不過同時,有其他幾家銀行機構的商標也與國營機構非常相似,他們也只能挫勒等,如果被點名了,也只能遵照法令,進行更換。

看來「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」這個俗諺,應該是四海皆準的。
Reference:

1.爱喜利达改徽标损失350万美元

2. Acleda Replaces Logo After Gov’t Demand.

3.王国政府要求Prasac更改徽标

4.Bank ordered to replace its logo